4684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4684.com >
开奖记录国庆 ▏全市法院书画摄影文学作品展播(二)
发布日期:2019-09-27 10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古人说,别亦难,再见不知何年。现代人说,全球都是一个村落,到哪都似在眼前。

  是啊,方便快捷的现代人,还能用心的思念一个人吗,网络时代,爱上谁,离开谁,都太容易。

  前天,因为工作关系,在许昌监狱开庭审理了一起离婚案件,双方当事人再现了“相见难,别亦难”的真实场面。他们苦涩的相见、沉重的离别,让我的心情也为此沉重了好几天。

  两个月前,一个瘦小的女子到法庭,起诉丈夫要求离婚。她的情况有些特殊,丈夫因为刑事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,已经服刑8年多了。女人一人在家拉扯儿子,儿子已经16岁了,生活实在困难,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,坚决要求与丈夫离婚。

  她的遭遇让法庭的几个女同志很同情,很快邮寄了相关手续,我们都希望这个柔弱的母亲能带着儿子开始新生活。

  上午,我们赶到许昌监狱的时候,被告知有新规定还要办理相关手续。我们只好告诉女方改为下午三点钟再开庭。

  女人脸色难看极了,甚至我们给她说话时,她目光看着别处,她明显的不愉快,让我们几个有些生气。

  下午三点,办完手续,带着女当事人穿过几道深灰色高大的铁门,进了许昌监狱的会见室,一间狭小的屋子,就是临时的审判庭。

  按照法律规定,这是一起很简单的离婚案件,男方已服刑8年,早已满足分居满两年可以离婚的条件,我们只是走程序而已。

  男方被带过来之后,看见妻子,情绪较为激动,说收到起诉书后,晚上就没睡好过。

  当我们问他是否同意离婚时,他表示坚决不同意离婚,还深情的对女方说,老婆,你咋老成这样了,你年轻时多漂亮啊!法官,俺们俩是自由恋爱,都怪我,一时糊涂啊!

  老婆,我在监狱里学了门手艺,各式各样的缝纫机我都会,等我出去了,开奖记录我凭手艺能养活你啊!

  好长一会儿才说,这些年,我过的是啥日子啊!我是咋熬过来的?说罢嚎啕大哭!女人的突然爆发,让我们有些意外。

  离婚的庭审现场似一场生离死别的相见,女人哀婉的话语里蕴含的深深的爱,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得到,同时也被感染了。

  没有唇枪舌剑、没有利益冲突的庭审,反倒成了他们互诉衷肠好机会,这一点,与我们见惯的庭审场面反差太大。

  看护的狱警说,你爱人在监狱里表现突出,已经减刑三年,再有一年多,就能出去,你们一家就该团聚了。

  分开8年了,他们的感情并没有破裂。今天在法律面前,女人在讨要一个良心账。

  我忽然明白了女方听说要改到下午开庭时,一脸的不高兴了,她是太渴望见到丈夫了。女人精心打扮了自己,合身的小黑袄配得体的小短裙,憔悴的面容也难掩曾经的姣好。

  男人说,老婆,别哭了,你受的委屈我会补偿的,男人想伸手为爱人拭去脸上的泪水。

  忽然,女人上前几步,隔着铁栅栏,紧紧攥住了丈夫的手,而后猛然扬手给了丈夫脸上一巴掌,喊道,你疼不疼啊,我心里疼!

  男人一动不动,长时间的沉默,流泪,一句话没有,只是紧紧是攥着女人的手!生怕下一秒被带走!

  作为法官,第一次,遇见这样的庭审,跌宕起伏的的情节,好似电视剧,我被他们真挚的感情打动了。

  也是第一次,当着双方当事人,泪如雨下,自己哭得难以自已,忘记了是在庭审中。

  结果是,女方当场撤回了离婚请求,男人被狱警带走好远,还回头对女人说,照顾好自己的身体!

  高墙,铁栅,一道道灰色的门、一色光亮的头、一色灰色的制服,色调灰暗阴森,在这样压抑的环境里,一对饱经苦难的中年夫妻,苦涩的相见了,悲苦中透出一抹温情。

  高墙内外的坚守与等待,让我久久难以释怀,甚至还有些眩晕,我无法给他们的相见定性,无法给他们的生活打分,也无权去评价他们的爱情。

  但他们的感情里的忠贞的部分、苦难的部分,远远胜过繁华世界里充斥的婚外情、一夜情。

  我相信这一对夫妻不知道“春蚕到死丝方尽、蜡炬成灰泪始干”的诗句。但他们相见的场面,实实在在揪疼了我的心。

  在我们这些法律人的帮助下,这个瘦弱的女人选择了坚守,选择了继续等待。尽管另一半的男人是一个劳改服刑人员,我依然为她的坚守和成全投注敬意的目光!

  高墙里的庭审,原本应该是理性和程式化的,意外看到的情感部分,却也释放着人性光辉和人文关怀。

  那一幕,让我对自己的职业深深思考,执法的时间再久,也要让法律有温度!书写再多的法律文书,也要做温暖人心的法官!

  真心希望他们一家早日团聚,那个男人用自己的制衣技术,给女人和孩子一个温暖的家!让那个爱美的女人,穿上自己丈夫亲手为她缝制的衣服!

  裴铎(边上场边说):本人姓裴单字铎,今年已经四十多。有点好吃爱懒惰,想挣大钱不干活。借钱来把生意做,结果奥迪进去成奥拓。老婆一气离了婚,如今越过越落魄。人送外号“赔多多”!唉!(叹气)

  裴母(上):都说养儿为“防”老,俺孩是为“房子”来养老。(加指房动作)过去不让俺来住,现在却让俺来守,尽管觉得不妥当,可自己的孩,这个忙……我得帮啊!

  裴铎:妈,这两天听说法院执行风声越来越紧,我给你说了,我欠人家的钱还不上,这个房子已被法院给拍卖了,但你说说,这房子咱能腾吗?腾了房,这大冬天的,咱住哪?

  裴母:(小声嘟噜):是你住哪吧?我有房子住,我还回咱老家我那老屋里,冬暖夏凉!

  裴铎:妈,你可不能不管我!你一定得守住这个家,恁孩半辈子才住上楼房,法院要真执行我的房子,我可就得住到大街上了!

  裴母:(犹豫)孩啊,不是恁妈不给你一势,恁妈我一个农村,那法律是咱能对抗得了的?别到时候房没守住,恁妈再让法院给抓走了,到时,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隔啊!

  裴铎:妈,你放心吧,法院提倡人性化执法,不会对一个老人咋样的。到时,法院真来人了,你给他们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,四骂五砸六脚跳,看他们谁敢动你?

  裴铎:妈,有啥做不出来的,俗话说“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”,你看看,人家郭子仪七十岁连打胜仗,姜子牙八十岁才拜相,佘太君百岁高龄还挂帅呢!这些戏你都看过,想想人家那威风,那气势,到时你比葫芦画瓢不就中了?

  裴铎:(变脸)妈,我可给你说好了,这房子你一定得给我守住,你要是不帮我,你自己看住办吧

  裴母:你……唉!看我养的这孝顺孩!(生气捂胸)我得回屋躺会儿。(二人下)

  朱:基本解决执行难,今年就是决战年。全院上下齐上阵,难案一一来攻坚。执行风暴刮振猛,还有老赖不还钱。今天来办腾房案,听说他也很难缠!

  季:都说树大招风,我这是人傻招坑。想住让钱借出去,吃点利息,谁知道连老母鸡都没有了,要不法院的同志我这钱上哪要去。

  张(边上边唠叨):整天上班连轴转,半年没歇过星期天,突击执行不间断,加班熬夜是便饭,辛苦劳累抓老赖,不过……俺还挺有成就感!

  朱:咱院执行案件这么多,还得完善第三方评估材料,白天压力大,晚上加班回去,老婆也没给个笑脸,不老才怪哩。

  张:是啊,这执行工作又忙压力又大。你看咱邵院长,那没管执行时,不输电影明星李冰冰,再看看现在……

  张:庭长,根据咱院执行天眼大数据显示,被执行人裴铎就在这附近,很可能就在家中。

  屋内裴铎与裴母急忙出来,裴铎示意裴母通过门上猫眼望外看,裴母在屋内向外偷看,一看吓了一跳。

  裴母:(面向裴铎急促说)来了仨人,有一个穿制服的,还有一个穿的警服的,咋办?

  裴铎:看来真是法院来人了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不开门也不是个办法啊。妈,记得我说的话,就给他们闹!他们没法你!我先撤了啊!(连忙下场,藏起来)

  朱:你好,我们是法院的执行法官,(朱庭长与小张上前出示工作证)这是裴铎家吧?裴铎在家吗?请问你是?

  裴母:我是裴铎他妈,裴铎没在家,有啥事改天俺孩在家了再说吧。(说着便将三人往外推)

  朱:因裴铎欠人家的钱不还,这个房子已被法院拍卖。今天我们是来协助腾房的,裴铎不在家也没关系,我们现在通知公证处,让他们现场公证腾房。大娘,希望您能遵守法律,配合法院执行。

  朱:大娘,这房子已被别人拍走了,已经不属于恁孩了,恁不腾房,有啥理由?(边说边拿出电话给公证处联系)

  见朱庭长给公证处打电话,裴母着急了,自言自语道:这房不能腾,可不能让他打电话!

  看到旁边有扫帚,自语道:这个好,不花钱,遂拿起扫帚向小张身上打去。小张不防,挨了一扫帚。

  朱:(大声严厉)老太太,你殴打法院干警,这种抗拒执行的行为已构成违法,严重了要司法拘留!

  看到裴母闹得不成样子,朱庭长对小张说:先让老太太带回法院吧,别让她在这闹了,带回法院再给她做工作。

  裴母:本来想着是做戏,没想到法院会对我动真格。我要不闹,俺孩他不养我,我要闹了,我就得去进拘留所!我这老婆再让人家笑话我,恁说我这老脸往哪隔!

  看到裴母动作,朱、张、季三人都慌了,赶忙上前边拉边劝阻:大娘!您可千万别做傻事!咱有啥事都好商量!

  裴母哭:商量啥呀,恁这边要拘留我,俺孩那边还说不养我,恁说,我这活着还有啥意思?我死了,一了百了,都不作难了!

  现场正乱成一团,裴铎猛然从屋内冲出来,抱住裴母,大声喊道:妈!妈!你别假戏真做,真往下跳啊!

  裴铎把母亲从窗户扶下,转身向朱等人怒吼:恁法院还有没人性,看恁都让老婆逼成啥了,俺妈要是出啥事,我给恁到不底!

  裴铎:我现在不是没钱吗,等我有钱了,自然就会还她,多大个事啊,这样逼俺妈!

  裴:既然闹成这了,我明说吧,钱,我一分也不会还,房,我更是不会腾。恁让俺成这,我明天先去上访,再去纪委告状,不行的话我直接在法院门口拉横幅,看看咱到底谁餮!

  朱上前厉声呵斥:裴铎!你这是要以身试法是不是?我问你,法院判决是不是已经生效?执行通知书是不是已送达?限期腾房公告是不是已收到?今天我们就是来执行强制腾房的,腾房是你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!

  裴铎不服:恁别来这一套了!我看你就是落了她的好处(手指季芳),办人情案!我都去问过律师了,只有一套住房,都不管执行。我今就是不腾,看恁能咋着我!

  小张:没文化,真可怕!让我来给你普普法:2015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新出台关于执行法律规定,对符合条件的被执行人唯一住房可以进行强制执行,你在符合条件之内,所以完全可以对你强制执行,要求你限期腾房。

  裴:恁让我腾我就得腾?我今天也破上了,人贵在言而有信,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,我说不腾,就不腾!恁不最多就是拘留我十几天吗?能咋着!

  朱:裴铎!你想着你赖,法院就没法你了?我告诉你,法律可不是儿戏,更不是谁赖不敢惹谁!像你这种行为,不仅仅是违法对你司法拘留,很可能会构成犯罪!我国《刑法》规定,对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、裁定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罚金;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你要想进监狱,可以一赖到底!小张,现在就给他办拘留手续!

  朱:裴铎,我们考虑到你名下就一套住房,根据法律规定,已经给你留了5到8年的租金,有好几万呢,你这么一闹,不但钱没有了,还有可能进监狱。

  裴母:孩,你没事啊?你可吓死恁妈了。法院都给咱留了好几万生活费呢,听妈的话,腾房吧。于情,人家能借给你钱是在帮你哩。于理,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。于法,咱欠人家的钱还不上,法院来拍卖咱的房子,这没错啊。孩,法院对咱讲情,咱也得对法院讲理呀!

  朱对裴说道:你看看咱娘咋看问题的,再看看你!父母把我们养活大不容易,到他们老了,你不去咋想着好好报答父母,让他们有个幸福的晚年,反而让恁母亲作为你抗拒执行的工具,你说说,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!

  季:当初借钱时,你给我保证的多好!我想着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,你不会坑我,才把钱借给你。因为这点钱,俺老公俺俩天天吵架,日子都过不下去,要不是大家伙劝,我连家都没有了,我信你就信了个这结果?

  裴铎:我……我……我也没想到事会弄到这一步!我要不是没地方住,我也不能当这赖人啊!

  裴母对裴铎道:孩啊,没事啊,腾了房,咱住不到街上,咱老家的房子空着呢,跟娘回家住啊!

  裴铎(感动):妈!(面向观众)法院对俺仁至义尽,我要是再硬抗,也显得太不棍气了,中,听俺娘的话,腾房!

  裴铎对季:妹子,对不住了,没想到这事会给你造成这么烦,恁哥也不是不想还,主要是真的没钱还,现在用卖房钱还账,恁哥也算心里踏实点。581122.com目前我国医疗器械产业发展呈现两大良好态势:一是整个

Power by DedeCms